上海市 [切换地区]

同城门户,同城论坛,同城社区,同城新闻

  • 网站客服:0715 6666365
  • 合作热线:13707241809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1|回复: 0

中越边境90后扫雷骨干牺牲:为救战友不惜命

[复制链接]

34

主题

34

帖子

13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5
发表于 2016-7-23 09: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15.9996px]3月21日,程俊辉在背运扫雷爆破弹途中


[size=15.9996px]原标题:追忆扫雷战士程俊辉:在雷场上绽放青春的90后男孩

[size=15.9996px]芭蕉塘,一个颇有诗意的地名。这里山丘起伏,遍地牧草,但没人敢来放牧,30多年前的那场边境冲突,把这里变成了一个雷区。中越边民常有不慎触雷而致伤致残,动物牲畜死伤更是无法统计,耕地也因此荒芜。2015年,我国在中越边境我方一侧组织第三次大规模边境排雷。位于芭蕉塘的火石坪山雷场,山势陡峭,地雷密布,是扫雷难度最大的地点之一。这也是程俊辉所在的扫雷三队作业的地方。

[size=15.9996px]为了任务敢拼命,为了战友不惜命

[size=15.9996px]1年前,曾任第14集团军某旅工兵连十四班副班长的程俊辉在扫雷誓师大会上说:“我学了一身工兵技能,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我不会临阵退缩。”

[size=15.9996px]“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不少和程俊辉朝夕相处的战友说:“危情险地,俊辉总是第一个往里面冲,为了任务敢拼命,为了战友不惜命。”

[size=15.9996px]2015年11月,下士李书明第一次清理爆沟,用扫雷耙刨出一枚木柄已经高度腐烂的手榴弹,当时拉火环缠在耙齿上,弹体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呲呲冒着白烟。李明书被吓得动弹不得。“卧倒!”千钧一发之际,程俊辉一把将他扑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为他筑起了一道“挡墙”。所幸那是枚哑弹,程俊辉才逃过一劫。

[size=15.9996px]2016年3月,战友杨正海和程俊辉搭档在沙仁寨某高地作业时,扫雷爆破筒突然滚到70米陡坡下的灌木丛中。程俊辉谨慎地下到坡地,准备把扫雷爆破筒拖上来时,突然山体塌方,程俊辉迅速躲进山下一块巨石后面才幸免于难。杨正海为他捏了一把汗,程俊辉却说:“我有经验,下次还是我先上。”

[size=15.9996px]如今,被程俊辉扫过的雷场重发新绿,牧笛牛铃又在山间回响。




[size=15.9996px]程俊辉生前与战友在边陲留影(手机图)

[size=15.9996px]苦也无悔 累也无悔

[size=15.9996px]扫雷三队作业的几个扫雷区域都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只有雨旱两季,烈日炎炎的时日漫长,气温经常蹿上40℃。扫雷官兵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在雷场紧张作业。期间休息脱去防护服,5件湿淋淋的迷彩服拧出的汗水,能接满整整一钢盔。

[size=15.9996px]在这样的环境下作业,水是必不可少的。官兵经常是喝了还渴,越喝越渴,常常喉咙干的冒烟。而程俊辉是大家公认最能“忍”的一个。2016年4月的一次排雷作业中,战友李思洋在雷场作业时中暑晕倒,程俊辉不光把仅剩的水给他,还自告奋勇来支援他们。他一个人顶着高温设药、爆破。当战士把李思洋抬下山时才猛然想起:程俊辉把水给别人了,他自己怎么办?当他们扛着桶装水跑上作业点时,发现几近虚脱、嘴唇发白的程俊辉正大口嚼着草根树叶汲水。

[size=15.9996px]程俊辉耐渴,又是负重好手。在山区排雷,最辛苦的莫过于运送扫雷爆破筒。卡车只能达到有路的地方,有的离雷场还有三五公里路,一箱26公斤的扫雷爆破筒,只能靠人的两条腿,一步一步往山上挪。队干部关心战士们的健康,让他们少扛一点,途中多歇几次。可程俊辉每次争着要扛两箱,别人半小时休息一次,他每次要连续搬运1小时才歇脚。他说,我多扛点,任务早完成。

[size=15.9996px]在背运扫雷爆破筒的5个多月里,程俊辉的手、肩、脚后跟磨得红肿、出血,然后结痂,又磨破,长了茧。他的腰因超负荷肌肉损伤,有时候起身钻心地疼痛,可他没叫过一声苦。参加扫雷作业以来,程俊辉个人累计作业130天约910余小时,运送扫雷爆破筒3.2吨多,排除地雷、手榴弹等爆炸物120余枚。




[size=15.9996px]4月6日程俊辉在爆破排雷过后的雷场进行人工搜排。 凌应文摄

[size=15.9996px]绽放在雷场上的青春

[size=15.9996px]6月4日,程俊辉和战友闯进这片“死亡地带”进行人工搜排。目之所及,怪石裸露的山体上,一条运送炸药开辟出来的小路从山脚较缓一侧蜿蜒上顶,正面和另一侧的陡坡连同山梁上都有地雷。

[size=15.9996px]来到雷场,程俊辉盯着山体正面的陡崖观察了一会儿,主动请战:“我从正面上山,大家从侧面包抄!”说完他便全副武装,向搜排难度最大的陡崖走去。

[size=15.9996px]“那天太阳暴晒,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光秃秃的山石上,温度至少有40℃。”副班长徐正昌回忆说:“想到程俊辉是身经百战的排雷骨干,我就让他去了。”

[size=15.9996px]18时许,程俊辉搜排到半山腰时,手中的探雷器发出一阵警报声,他提醒距他10米远的徐正昌:“有绊发雷引信,你立即退到15米之外。”正当他屏气凝神排除引信时,脚下的一块巨石突然崩塌,程俊辉坠落至30多米深的谷底。正在一旁搜排的徐正昌赶紧跑下山,只见程俊辉躺在一片荆棘中昏迷不醒,两眉间的伤口鲜血直流,手上紧紧握着那枚刚刚排除的地雷引信。

[size=15.9996px]“快送医院!”大家迅速把程俊辉抬上车,随队军医付仕忠立即对其实施救治。从雷场到田蓬镇卫生院,再辗转至70公里外的富宁县人民医院,救护车一路疾驰,可最终没能追上程俊辉生命流逝的速度。22时00分,这个1994年出生的90后战士程俊辉在医院因重度颅脑损伤抢救无效牺牲。那天,距离他22岁的生日,仅仅过了19天。

[size=15.9996px]6月12日,扫雷三队一班在班长李洋的带领下来到程俊辉牺牲地洒下一杯酒点上一支烟,缅怀战友。“兄弟,今天我们又来芭蕉塘扫雷作业,指挥部首长和我们三队官兵前来看望你,你一路走好。安息吧,你未完成的扫雷任务,我们会一定完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